社會變遷與蚊媒傳染病的轉變

台灣身處於熱帶/亞熱帶地區,潮溼炎熱的海島氣候使蚊蟲易於滋長,也有利於蚊媒病毒(mosquito-borne virus)的傳播。隨著環境的變遷,台灣各個城市漸漸步入現代化,消失的農村田野與快速增高的人口密度,也悄悄地改變了台灣蚊媒病毒的流行樣貌。

長期以來,登革病毒與日本腦炎病毒都是威脅台灣人民健康、影響社會甚鉅的蚊媒病毒。日本腦炎病毒及登革病毒皆屬於黃質病毒科(Flaviviridae)、黃質病毒屬(Flavivirus)。一般人感染日本腦炎病毒後並無明顯的症狀,只有大約不到百分之一的人會出現臨床症狀,而其中最常見的臨床症狀為急性腦炎,致死率約在百分之二十至三十;而大部分被登革病毒感染的人,症狀與一般感冒無異,但會併發肌肉痛、後眼窩痛及紅疹等現象,嚴重的可能會有登革出血熱,若沒有及時就醫,死亡率高達20%。

日本腦炎病毒的主要宿主為豬及鳥類,當病媒蚊吸食帶有日本腦炎病毒的豬隻血液時,病毒便進入病媒蚊體內複製,一旦病媒蚊叮咬下一隻豬隻時,病毒便可於豬隻體內複製;然而,帶有日本腦炎病毒的病媒蚊叮咬人類時,雖然病毒也會在人體內複製,但人血中的病毒效價偏低且時間也短,不易將病毒再傳給其他病媒蚊。因此,日本腦炎病毒的傳播循環並非「人—蚊—人」;一般而言,帶有傳播日本腦炎病毒的病媒蚊,絕大多數是曾經叮咬過被日本腦炎病毒感染的豬隻、鳥類等增幅宿主(amplifying host)的病媒蚊。在過去的農業時代,多數人們飼養豬隻,對於豢養環境整潔的觀念並不普及,因而成了日本腦炎病毒繁殖的溫床,對於農業時代的人們而言,日本腦炎病毒是個令人聞之色變的病症。

與日本腦炎相比,登革病毒一樣不能直接透過人傳人的方式傳播,也需以病媒蚊作為媒介,但由於登革病毒感染者血中的病毒效價較高、病毒血期較長,因此病媒蚊會藉由叮咬登革熱患者的血液而受到感染;倘若再藉由叮咬下一個人來傳播病毒,便能形成一個「人—蚊—人」的城市循環。因此,在這個人口密集、交通發達的年代,對於病媒蚊疏於掌控的都市,其環境便有利於登革病毒的傳播,使得登革病毒常會出現群聚感染的現象。2014年登革病毒在台南造成了大流行,緊接著2015年時,台南、高雄也都有登革病毒的流行,一度造成恐慌;連續兩年的大爆發也讓相關單位密切關注疫情及監控病媒蚊,在各界共同努力之下,南部地區的登革熱疫情在2016及2017年獲得了控制,逐漸趨緩。

2018年初至同年10月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的統計資料顯示,日本腦炎病毒感染通報病例有36例;而登革病毒通報案例也達393例,其中,本土案例有154例。值得注意的是,2017及2018年在新北地區有陸續傳出社區群聚感染的情況,顯示這些傳染病的威脅一直都存在著,而且登革病毒的傳播並不局限於南部地區。

台灣隨著快速的都市變遷,經濟結構的改變,從最早期農業時代的綠地農田漸漸轉變成高樓大廈人口集中稠密的都市化社會;隨著農村的消失與疫苗的開發使用,以豬隻為主要增幅宿主的日本腦炎病毒,其威脅性已逐漸獲得控制;反觀登革病毒,由於能夠以人類作為增幅宿主、又缺乏良好的疫苗與治療藥物,因此,在台灣高度現代化後,登革熱疫情反而更日益肆虐,持續威脅著我們。

參考資料:

  1.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2018)。疫情監測速訊。取自www.cdc.gov.tw/professional/list.aspx?treeid=3f2310b85436188d&nowtreeid=592E980C57A4AF66
  2. Pearce, J. C., T. P. Learoyd, B. J. Langendorf, and J. G. Logan. Japanese encephalitis: the vectors, ecology and potential for expansion. J Travel Med. 2018;25:S16-S26.
  3. Whitehead, S. S., J. E. Blaney, A. P. Durbin, and B. R. Murphy. Prospects for a dengue virus vaccine. Nat Rev Microbiol. 2007;5:518-28.

文/圖: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蘇展儀、汪欣儀研究助理、余佳益助研究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