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後失智症的生物標記:丁醯膽鹼酯酶之血清濃度與活性研究

中風是失智症的主因之一,特別是在年長者,其首次中風與復發性中風之一年中風後失智症(post-stroke dementia, PSD)的發生率,可以達到10%與30%。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 AD)的神經病理學研究指出,年長者的腦部中除了AD病理學以外,常伴有缺血性病變;根據一群志願參與失智症長期觀察的修女研究資料顯示,在AD病理學布拉克分期(Braak Staging)的早期階段尚未有明顯的失智症狀產生前,腔隙(小洞)中風會增加認知損傷的臨床表現風險達二十倍以上。因此可以得知,血管損傷會增加AD病理學的臨床表現,而血管性失智症在男性與易有腦部小血管疾病的族群中(包括亞洲人、西班牙人和非洲人)更為普遍。

膽鹼性神經傳遞系統可調節中風後的免疫反應並抑制釋放細胞因子,特別是,迷走神經可以釋放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 ACh),會與巨噬細胞受體結合,可以抑制中風後的發炎因子釋放。在中風患者中,乙醯膽鹼酯酶(acetylcholinesterase, AChE)活性較低者其存活率也較低。

然而,PSD患者的血膽鹼酯酶(ChE)的濃度以及活性的變化鮮為人知,由於AChE和丁醯膽鹼酯酶(butylcholinesterase, BChE)二個酵素會代謝血漿Ach,本院神經及精神醫學研究中心劉玉麗研究員與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失智症中心陳怡君醫師合作的研究團隊,藉由量測與分析AChE和BChE在慢性缺血性中風(ischemic stroke, IS)患者血漿中的濃度與活性,進一步探究其是否為PSD的生物標記。

此項研究所分析的受試者包括117例IS患者和117位年齡和性別相匹配的健康對照者,患者的平均年齡為65歲,其中63%為男性。慢性中風組(中風發作後30天以上的慢性中風)收案對象為腔隙性或動脈粥樣硬化性梗塞患者,中風患者的排除標準包括:中風前有認知障礙的患者;中風但無認知障礙患者歸類為中風後無失智症(post-stroke without dementia, PSNoD);健康對照受試者則隨機招募無中風、無神經退行性疾​​病、無明顯的臨床疾病或癌症病史者。

初步結果顯示,中風患者的高血壓、糖尿病與吸菸比例皆高於對照組;中風患者和對照組的飲酒比例與接觸抗膽鹼能藥物的比例相似。關於ChE功能,IS患者和健康對照者之間血漿AChE與BChE濃無顯著差異,二組之間的ChE、BChE與AChE活性均無差異。

探討IS患者中的失智症現象,PSD組的BChE濃度顯著低於PSNoD組;PSD組的總ChE、BChE與AChE活性均低於PSNoD組,且在校正年齡與性別後,BChE濃度與活性以及總ChE活性的差異仍然很明顯。而無論是否為中風患者,血漿AChE與BChE的活性皆隨年齡增長而降低。

AChE與BChE是調節Ach血漿濃度的二種主要酶,藉由結合巨噬細胞上的毒蕈鹼受體(muscarinic receptor)以調節中風後的發炎反應,循環中的AChE活性可能是發炎反應的指標。此研究首次提出血清BChE的活性與濃度可能是PSD的生物標記,而AChE的活性與濃度並非為PSD的生物標記。儘管如此,此研究仍有其限制,首先,此研究未測量可以直接闡明膽鹼性系統在PSD中作用的Ach;其次,根據臨床表現診斷PSD,可能導致漏診具輕微的功能障礙患者或過度診斷有憂鬱症的患者;最後,受試者人數相對較少,因此,在將血清BChE視為PSD的獨立預測因子之前,需要重複此研究的結果。未來,仍有需要前瞻性的縱向研究與全面的神經心理學測試,以加強上述發現。此論文已刊登於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2019;8(11),1778)。

文:編輯中心陳筱蕾整理;審校:神經及精神醫學研究中心劉玉麗研究員與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失智症中心陳怡君醫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