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糖化血色素與身體功能長期改變之間的矛盾關係:一項前瞻性的世代研究
Paradoxi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glycated hemoglobin and longitudinal change in physical functioning in older adult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隨著醫藥衛生進步,人類壽命因死亡率的降低而逐步延長,但卻於近年來引發學界不斷的反思。人類壽命有無極限?如果有極限的話1,降低死亡率以延長壽命仍會是最重要(或是可達到)的醫藥衛生目標嗎?在衰老死亡不可避免的前題下,以降低死亡率作為治療慢性疾病的唯一重要目標,可能結果會是什麼?除了降低死亡率,我們還可以有哪些重要目標?除了疾病,我們是否可能遺漏了什麼?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對健康(health)的定義,「功能(functioning)」是健康的一個面向2;身體功能(physical functioning)更是健康老化定義的核心3。然時至今日,我們對身體功能瞭解的程度(無論是在機轉、治療或預防層面)卻遠不及我們對疾病的認識。近年研究結果指出,代謝與老化密切相關,糖代謝可能參與身體功能的恆定機轉。糖化血色素(HbA1c)是血液紅血球中的血紅蛋白與葡萄糖結合的產物,其血液中濃度反映之前一段時間(8-12週)內血漿葡萄糖濃度的平均值。過去許多研究已證實糖化血色素過高與許多慢性疾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的病程(發生、進展、死亡)相關。然而糖化血色素的血中濃度與老年身體功能的關聯性,目前尚不明確。

本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吳易謙助研究員級主治醫師研究團隊利用所參與之「台灣中老年健康因子及健康老化長期研究」,追蹤觀察2,565位55歲以上且身體功能正常的國人長達五年,探討基期(baseline)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與身體功能隨時間改變之間的關係,以及嘗試推測可能的機轉。研究成果刊登於今年老年學領域排名首位的權威期刊《Journals of Gerontology: Medical Sciences 4,該期刊亦是美國老年學學會(The Geront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的主要官方學術刊物。

「台灣中老年健康因子及健康老化長期研究」是本院為因應國內人口高齡化而進行的一項多年期前瞻性世代研究。每位個案都會在加入研究時接受基期的測量(家戶問卷訪視與臨床檢查),之後每年會接受以電話訪問方式的追蹤測量,五年後則會接受第二波的家戶問卷訪視與臨床檢查。除了社經狀況、生活習慣與疾病外,個案會於基期的家戶問卷訪視與臨床檢查中接受血液糖化血色素濃度、自述(self-report)身體功能、觀測(observed)身體功能(short physical performance battery (SPPB) score)與血液中多種發炎指標的測量;並於之後的第二與第三年電話訪問中接受自述身體功能二回的再次測量;更會於之後(第五年)的第二波家戶問卷訪視與臨床檢查中接受觀測身體功能一回的再次測量。

吳易謙醫師研究團隊於本項多年期研究首次發現,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與身體功能下降速率之間呈現U型關係(U-shaped relationship)。相較於糖化血色素濃度介於5.5%至6.0%之間的中老年人,糖化血色素濃度7.0%或以上者的自述身體功能(odds ratioa [OR] [95% CI] per year = 1.21 [1.04 – 1.411])與觀測身體功能(coefficientb [95% CI] = -0.04 [-0.08 – 0.001])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降低。這項觀察呼應過去已證實存在於高糖化血色素濃度與慢性疾病之間的相關性。所以糖化血色素濃度越低,身體功能衰退的風險越低嗎?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本研究意外發現糖化血色素濃度過低者(<5.5%)的自述身體功能(ORa [95% CI] per year = 1.25 [1.04–1.50])與觀測身體功能(coefficient b [95% CI] = -0.05 [-0.10–0.00]) 竟也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降低。意指當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過低或過高時,身體功能易於來年隨年齡增長而下降。

糖化血色素濃度過高或過低者,何以身體功能易隨年齡增長而下降?可能牽涉何種機轉?本研究發現,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7.0%或以上者,血液中可溶性白細胞介素6受體(soluble interleukin-6 receptor)、 第一型腫瘤壞死因子受體(tumor necrosis factor receptor 1)、白細胞介素6(interleukin-6)及高敏感度C-反應蛋白(high-sensitivity C-reactive protein)的濃度皆較糖化血色素濃度(介於5.5% 至6.0%之間者)高(圖1)。有趣的是,本研究首次發現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低於5.5%者,血液中可溶性白細胞介素6受體及第一型腫瘤壞死因子受體的濃度竟異常的高,白細胞介素6及高敏感度C-反應蛋白的濃度則是偏低(圖1)。交互作用分析結果指出,前述血液糖化血色素濃度與身體功能改變之間的U型關係主要是發生於血液中可溶性白細胞介素6受體濃度偏高的中高齡者。


圖1:本研究發現糖化血色素濃度不同者,血液中特定發炎指標的濃度亦不同

研究結論為,血液中糖化血色素濃度可以預測高齡期身體功能的改變。糖化血色素濃度與高齡期身體功能下降速度之間呈現U型關係,特別是血液中可溶性白細胞介素6受體濃度偏高者。本研究的發現指出,糖代謝異常(glycometabolic derangement)對於健康老化的可能複雜影響。高齡期的健康議題須要持續關注。

參考文獻

  1. Dong X, Milholland B, Vijg J. Evidence for a limit to human lifespan.Nature. 2016;538(7624):257-259.
  2. Salomon JA, Mathers CD, Chatterji S, Sadana R, Ustun TB, Murray CJL. Quantifying individual levels of health: Definitions, concepts and measurement issues in: Murray CJL, Evans DB, eds. Health systems performance assessment: Debates, measures and empiricism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3:301-318.
  3. Beard JR, Officer A, de Carvalho IA, et al. The world report on ageing and health: A policy framework for healthy ageing.Lancet. 2016;387(10033):2145-2154.
  4. Wu IC, Hsu CC, Chen CY, Chuang SC, Cheng CW, Hsieh WS, Wu MS, Liu YT, Liu YH, Tsai TL, Lin CC, Hsiung CA. Paradoxi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glycated hemoglobin and longitudinal change in physical functioning in older adults: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Gerontol A Biol Sci Med Sci. 2018. doi:10.1093/gerona/gly147.

註釋:
a有自述身體功能障礙的勝算比,每年增加的倍率。
b相較於糖化血色素濃度介於5.5%至6.0%之間的中老年人,SPPB score每年的改變量。

文/圖: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吳易謙助研究員級主治醫師研究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