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地的社會經濟環境會影響居民嚼食檳榔的行為

嚼食檳榔的行為,不只與個人的特性有關,也與所居住之鄉鎮的社會經濟環境有關。在台灣,除了飲酒與吸菸之外,另一個普遍使用且值得關注的成癮物質為檳榔。其實在亞洲很多地區,嚼食檳榔已有長久的歷史文化背景。過去許多研究已證實,長期嚼食檳榔會增加罹患口腔癌的風險。然而以往對於嚼食檳榔之相關因子的研究大多關注在個人層次,較少以全人口代表性樣本來分析社會環境層次的相關因素。

本院神經及精神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陳為堅特聘研究員(2014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之研究主持人)與國立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行為社區科學研究所張書森副教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社會工作所龍玉博士生,以「2014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的13,392位成人為研究對象,先採用2010年全國普查和相關社會經濟資料庫的16種變項,進行探索性因素分析後,選取出三項鄉鎮層次因數:家庭解組(family fragmentation)、偏鄉弱勢 (rural disadvantage)與富裕程度(affluence);而為了與嚼食檳榔比較,亦同時分析二種喝酒(低風險飲酒、有害性飲酒)與二種吸菸(規則吸菸、尼古丁依賴)行為。在這項多層次模式分析結果顯示,嚼食檳榔與尼古丁依賴這二種行為,有相似的個人層次與鄉鎮層次的危險因子。以鄉鎮層次而言,居住在家庭解組與偏鄉弱勢程度較高的地區,居民嚼食檳榔與有尼古丁依賴的機率也較高。但是二者仍有一些差別:嚼食檳榔在男女差異性上更高於尼古丁依賴,嚼食檳榔與偏鄉弱勢的相關強度也高於尼古丁依賴。

研究團隊表示,居住地社會環境的弱勢可能導致居民無法獲得所需要的資源、工作機會和社會支持,因此增加個人的心理壓力和物質使用行為;此外,偏鄉弱勢的指標也可能與檳榔的栽種地區有關,因為增加了檳榔使用的可近性。人們居住地的環境實為重要的影響因子,值得更多的研究持續探討。陳博士研究團隊表示,個人物質成癮行為是鑲嵌在其所處的社會環境脈絡之中,因此,公共衛生政策的介入,不只要從個人層次著手,還需考量社會環境的影響,包括提供充足的社會資源和強化社區對家庭的支持,以建立完整的社會預防網絡。該研究成果已發表於國際期刊《物質使用與不當使用》(Substance Use & Misuse)(2020: 55(12):2025-2034)。

註:家庭解組指的是離婚或分居比率與單親家庭比率

文:神經及精神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陳為堅特聘研究員/圖:Rita Hua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