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衛院人文思學講堂」名人演講系列:楊惠姍專題演講—琉璃的人間探索

本院邀請藝術家楊惠姍女士蒞院演講,講題為「琉璃的人間探索」,吸引眾多同仁與院外人士參加。楊惠姍女士為1970年代台灣重量級電影表演藝術家,多次獲台灣與亞洲電影界肯定。1987年投身琉璃藝術,創立琉璃工房。從摸索、實驗到令人激賞的作品,楊女士以「琉璃脫蠟鑄造法」(Lost-wax Casting)的技術與豐沛的人文哲學思想,讓東方琉璃藝術閃耀國際舞臺。作品獲得多國知名博物館及美術館收藏,享譽世界。

楊女士氣度非凡,演講當天楊女士提早抵達,她說這次演講是她先生張毅過世之後第一次單槍匹馬公開演講,特別重視。當被問及是否同意同步在網路上直播時,楊女士也很爽快同意。以下是專題演講的精彩內容摘要:

演講從說故事開始,從電影時期談起,到琉璃工房的起源,以及民族文化與宗教文化對楊女士琉璃創作的啟發。

電影時期的張毅和楊惠姍
在楊女士眼中,張毅是一個傳奇人物,熱愛文學和電影、喜歡追求新的知識和事物、過目不忘,但學校教育滿足不了他。張毅與楊德昌、陶德辰、柯一正等人啟動台灣新電影的新浪潮,1982至1987年《光陰的故事》開啟張毅的導演之路。其創作《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我的愛》等作品被譽為「女性電影三部曲」。張毅作品《我這樣過了一生》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及亞太影展最佳導演,其中《玉卿嫂》讓楊惠姍女士拿下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而《我這樣過了一生》也讓楊女士拿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楊女士自己何嘗不是另一個傳奇人物?她說當她還在就讀靜宜女子文理學院時,

在公車上讓座給一位小朋友,小朋友的爸爸就是電視台的導演,從此她與演戲結緣。十多年演戲生涯竟讓她拍了一百多部電影。為何拍那麼多電影?楊女士自己說因為「喜歡學習」、「喜歡工作」、喜歡「走下來」的訓練。她認為學習無所不在,引用著名的日本企業家稻盛和夫的話:「能夠從心底喜歡自己現在做的工作才會有自己喜歡的工作,學習是唯一的答案」。

張毅與楊女士因合作電影而成為最佳拍檔,他們在1987年一起退出電影圈,轉向琉璃藝術發展,在淡水成立了琉璃工房,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冒險」。因為她在歐洲參觀玻璃藝術時得知,在歐洲頂尖的玻璃藝術家幾乎都是世襲的,從小就耳濡目染開始學習。在這一場冒險中,楊女士一路跌跌撞撞嘗試錯誤才把「琉璃脫蠟鑄造法」學好,從技術到創意完全都是從零開始學習,三年半燒掉7千5百萬元,損失慘烈。新手上路之下損壞的器材設備無數,包括燒製琉璃作品的窯爐冒黑煙、著火,燒壞的琉璃成堆幾乎成了琉璃塚。但她不氣餒,不放棄。

為何退出影壇?楊女士說因為電影工作讓人不安,她常常問自己除了演戲之外她還能做什麼?她開始尋求能夠學習累積而且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業。而接觸到玻璃藝術楊女士稱這是緣分,她在《我的愛》影片拍攝期間看到美麗的玻璃藝術—「那種澄明清澈華美瑰麗的特質令人神往」,但她發現竟然沒有一件來自東方,這給她一個啟發,她想成為第一個從事玻璃藝術創作的東方人。

琉璃工房的成功也是佳人和才子相遇再加上傳統文化的美麗故事,楊女士表示感恩的事情很多很多。楊女士很謙虛地說,因為無知就不會害怕,就如她不懂電影就去拍了電影,不懂琉璃就去做了琉璃。她想著如何展示一個東方文化的尊嚴,讓民族琉璃藝術不再沉默。為何稱為琉璃?不就是玻璃嗎?楊女士認為琉璃應該蘊含一種思想,一種情感,一種文化。 琉璃二字見於白居易作品的琉璃,也是西漢中山靖王墓出土的琉璃耳杯的琉璃,也是藥師經裡面的琉璃。

楊女士說她的引路人是藥師琉璃佛。藥師經的第二大願: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這一句「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恰如一把鑰匙打開了楊女士創作的道路,也奠定琉璃工房經營的核心思想―有益人心。

從入門到專業,琉璃工房建立12道工序,不斷研究,復興淵源自西漢琉璃耳杯的「脫蠟鑄造法」。楊女士認為只有文化才有尊嚴,當傳統與現代的工藝美術文化相遇之際,必須以文化特色為基礎,才能更上一層樓,展現現代「新的創意」、「新的美學」、「新的觀念」,甚至於是一個經過彼此瞭解之後的「人類和平」。她認為傳統和現代血脈延續,千年的智慧穿越時空,綿延不絕,生生不息。於是延續這個脈絡,楊女士有了扣人心弦的美麗作品。

楊女士從一無所知的黑暗中摸索,最後把立體定色的脫蠟鑄造技術提升到過去全世界不曾有過的水平。而張毅非常有創意地發明了一種溝通方式叫做「說明文」,用心、用情感、用思想、用觀念與受眾交流對話。藉由一件件琉璃作品承載傳遞傳統文化裡的美好與倫理價值。例如:

作品1:「仁」
春秋戰國二千多年前的工藝品也可以很萌,傳統的哲學思想「仁」是核心,二個人。

 

 

 

作品2:「松竹月影」
花好月圓,今生相隨,是美好極樂世界的隱喻。

 

 

 

 

 

作品3:「禪靜」
像花朵一樣奮力綻放,把美好帶給人間。

 

 

 

 

 

 

 

作品4:「一抹紅」
人生如夢幻泡影,如霞,一如電,心中仍有一抹紅。

 

 

 

 

作品5:「焰火禪心」
烈焰炙深,汗水映火舞,意志點生命,焠煉焰火,蓮華一朵,剎那即靜即禪。

 

 

 

作品6:「自在」
在缺憾裡發現更大的完整,在黝黑裡發現豐富的色彩,沒有生命的掙扎,何來自在的覺悟。

 

引入世界 走向世界
琉璃工房的品牌的價值觀念與企業社會責任讓琉璃工房扮演多重角色—發展技術X推動文化產業X傳播業X從事藝術創作X策展人,可謂引入世界。

例如:
1995年 舉辦國際玻璃藝術大展―二百多件大型玻璃藝術作品以及45位國際頂級藝術家―在台北世貿展出 ;
2001年 在北京中華世紀壇與上海美術館舉辦國際現代藝術大展;
2017年 Lino Tagliapietra義大利傳奇玻璃大師個展,深深獲得信任Colin Ried和楊女士合作的作品命名為《楊惠姍的蘭花》 ;
2019年  一縷光芒的奇蹟―橫跨三代,英倫窯鑄玻璃藝術聯合展。

琉璃工房也走向世界,作品獲得超過22家世界級的博物館收藏,琉璃工房重視文化價值也從事教育工作,到學校教課、去國外教學和舉辦琉璃小工房。

楊女士說,信仰不一定是宗教,可以是一種信念,一種人生價值觀。融合到琉璃創作上,藝術工作就是一條修行的道路。,她感到生命無常,唯有慈悲是一輩子學習的功課,她要讓心中的光將慈悲與愛發揮到作品中。和張大千一樣,楊女士親自走一趟敦煌;因緣際會之下,楊女士有機會到敦煌第三窟親眼目睹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壁畫的莊嚴,這個難忘的旅程讓她的創作達到高峰。

2000年 她完成165公分高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獲得永久典藏在敦煌研究院;
2006年 完成一米高的琉璃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獲得美國康寧博物館列入2008年New Glass Review的重要紀錄;
2011年 為高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在短短69天裡不眠不休,完成588公分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結語:跨越生命的不安 生命無常 唯有慈悲 是一輩子的功課
2020年11月1日張毅因病辭世,享壽69歲。2021年楊女士以「WHY GLASS?至善前行—張毅創作回顧展」為題,在台北及上海的琉璃藝術博物館展出,讓人追憶並理解張毅一生的創作與成就。為了展覽,楊女士蒐集了張毅眾多手稿、文章及書籍,楊女士說,張毅深信文字的力量「透過他的文字,讓這些琉璃工藝品有了靈魂、有了生命。」

寫到這裡,筆者驚嘆,楊女士給了琉璃創作新的定義,美麗與藝術之間,楊女士兩者兼得,她就是東方傳奇,她更因為選擇了琉璃藝術而將走向永恆。

文:秘書室陳麗秋/圖:琉璃工房、環境暨職業安全衛生室林永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