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工時,比你感覺到的工時多了大約10%!

過去不太愉快的事情,回想起來時覺得沒這麼糟;稍縱即逝的快樂,在我們回憶中則顯得特別甜蜜。當我們回憶過去的工時時,是不是也會被「回憶性偏差」(recall bias)的效應影響呢?

本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林煜軒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指導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部王曉涵總醫師從事研究工作,邀請每週平均工時大約66.94小時的內外婦兒科主治醫師與住院醫師,安裝研究團隊開發的「行醫記錄器」App(以下簡稱App);App使用時,會透過GPS定位,自動記錄醫師工時。接下來,在連續二個月的月底,研究團隊使用標準勞檢規格訪談請醫師們回憶工時;詢問的三個時間區間的回憶工時分別為上一週、上上週和過去一個月在醫院的工時。最後,透過比對App記錄工時以及勞檢訪談工時,研究團隊歸納出評估「回憶性偏差」的指標如下二種:(1)訪談所得的自述工時與App記錄工時之間的時數差異、(2)受試者無法精準記得工時的天數比例。此項研究結果已發表在《醫學網路期刊》(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JMIR), IF = 5.43)。

圖1:比對App記錄工時與勞檢時自述工時的研究流程示意圖:「行醫記錄器」透過偵測受試者手機GPS定位的原理,記錄每天進入醫院的時間以及離開醫院的時間。App界面如(A)所示;App記錄的每日工時資料如(B)。圖(B)的後半段即(C)的圓點藍線(App-recorded work hours)。每個月月底時,研究團隊與受試者進行模擬勞檢訪談,得到受試者上週、以及上上週的回憶工時,如圖(C)中的橘線(self-reported work hours)。

研究結果發現,受試者由App記錄到過去一個月(last month)的平均工時是66.94小時(App-recorded work hours,在圖2中以空心長條圖表示),由勞檢訪談仔細詢問的平均工時則是60.24小時(self-reported work hours,在圖2中以灰色網底長條圖表示);相較於App所記載的工時,勞檢訪談得到的工時低估有11.5%至12.0%。上週工時的低估時數為 -8.97 ± 8.60小時,上上週工時的低估時數則為 -6.48 ±8.29小時;分析顯示,工時越長的醫師,對過去一週的工時低估的程度會越多(r = -0.410, P = .013)。對於更久以前的工時,記憶則會更模糊(對上上週的工時,能回憶的天數更少,r = 0.489, P = .002)。這項實驗證明了醫師們也會用「回憶性偏差」的心理機制,美化過去的工作時數;對超長工時的過去,所記得的是工時沒這麼長,或者更容易去忘記自己經歷了多長的工時。

圖2:在三種時間區間,醫師在勞檢自述工時與App記錄工時的差異:過去一週、上上週、過去一個月

勞檢真的可以準確檢查工時嗎?此項研究提出了重要的證據與思考:單純透過詢問的勞檢,可能得到的是低估的工時數據。該研究中模擬勞檢時,平均一位醫師的答題時間約為9.7分鐘。如果可以利用App記錄工時,不僅可以排除「回憶性偏差」的低估效應,還可以省下勞檢所需花費的答題時間,改善勞檢的效率。

「行醫記錄器」App 下載
iOS
Andriod

研究論文全文:https://www.jmir.org/2021/12/e26763

*本研究特別感謝所有的醫師受訪者,以及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的協助!

文/圖: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部王曉涵總醫師、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林煜軒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