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會提高衰弱症的發生風險

全球正面臨嚴峻的人口老化問題,台灣也不例外。根據內政部統計,2018年1月底,已有14 %的台灣人口數超過65歲,正式邁入聯合國定義之「高齡社會」,此數字在2021年3月底已續升至16.2%。隨著人口的老化,衰弱症 (frailty)的議題也愈形重要。衰弱症意指身體狀況明顯下降,導致住院、殘疾和死亡的風險增加。國際社區中老年人的衰弱症盛行率約為11%,但此數字分布較廣,隨著社區的不同而互異,從4.0%到59.1%不等。

憂鬱症是導致晚年殘疾的主要精神疾病之一。老年重度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的盛行率從4.6%到9.3%不等,亞臨床憂鬱症(subthreshold depression)的盛行率則是重度憂鬱症的2至3倍。在台灣,中老年人之重度與輕度憂鬱症的盛行率分別為1.5%和3.7%。但由於憂鬱症與衰弱症的症狀有部分重疊,使得憂鬱症患者可能會比非憂鬱患者容易符合衰弱症的診斷標準,而高估了憂鬱症與罹患衰弱症的關聯,因此,本院研究團隊進行整體分析以瞭解罹患衰弱症的相關因子外,亦分層分析無虛弱或衰弱症前之狀態,試圖釐清重疊診斷標準的問題。

此項研究由本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台灣中老年健康因子及健康老化長期追蹤研究計畫」(Healthy Aging Longitudinal Study in Taiwan, HALST)研究群與本院高齡醫學暨健康福祉研究中心吳其炘醫師合作,分析HALST資料,評估與憂鬱症狀相關的虛弱症發生風險。資料排除基線調查(baseline)即患有虛弱症狀之個案,包括2,717位55歲以上社區中老年人,平均追蹤時間為5.9年平均年齡為67.5 ± 0.1歲,其中有50.3 %是女性。並根據基線調查時無虛弱(robust)及虛弱前期(pre-frail)狀態進行整體與分層存活分析(overall and stratified survival analyses),以避免憂鬱與衰弱症狀間共享病徵(shared criteria)帶來的干擾(confounding effects)。

基線(baseline)統計顯示:女性、有憂鬱症狀、有心血管或其他非心血管疾病、低社交頻率、擁有較低的簡易心智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 MMSE)分數、較高的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發生生活重大事件與未婚,皆與衰弱症呈正相關。在基線期即患有憂鬱症狀之社區中老年人中有27%在追蹤期間出現虛弱症狀。相對的在基線期未患有憂鬱症狀的民眾僅11.7%在追蹤期間出現衰弱症狀,若未控制其他變項基線期憂鬱症狀會使虛弱症的發生風險增加2.9倍(95% CI: 1.9 – 4.2);在控制其他變項效果後基線期憂鬱症狀會使罹患虛弱症的風險增加2.6倍(95% CI: 1.6 – 4.2)分層分析結果也呈現類似的風險模式。而在五個衰弱症特徵中,疲憊和無意的體重減輕與憂鬱症最為相關。

整體分析結果顯示:較高的BMI、目前有吸菸、有較多的非心血管疾病和較高的CES-D(憂鬱量表)分數,均會提高罹患衰弱症的風險。因此,控制這些風險因子將有助於預防與逆轉衰弱症狀,並建議未來老年公共衛生政策應更加關注老年憂鬱症的預防與治療,以降低罹患虛弱症的風險。研究成果已發表於國際老年精神醫學期刊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s, 2022。

研究論文全文之網址: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s , Volume 34 , Special Issue 1: Issue Theme: Varied Angles of Geriatric Depression ,   January 2022 , pp. 61-70.

 

文/表: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邱燕楓研究員、高齡醫學暨健康福祉研究中心吳其炘醫師

 

Comments are closed.